😨

拒绝任何始受/隼攻/狛攻
尤其是黑年长/狛日/狛盾

 

「阳夜」忘爱症候群-下

前文: 上     


拖了这么久是我的错[跪

总算完结了,这一篇写了很久,因为有一段怎么写都太像和前男友分手的场面了,删了又写花了很长时间。

算是半个HE吧。


————————————



6.

沙砾被漫不经心地卷向岸边,风里有盐的味道。

 

眼前尽是纯粹的蓝色,无论是神奈川的海还是那片天空。

 

在staff将夜的注意力重新转移到镜头之前,他正对着远处礁石上一对纠缠不清的海鸥出神。

 

“你没什么精神?”阳皱着眉。

 

夜将身体背过去,“也不是…"他将碎发别到耳后,汗顺着脖子滴进领口。

 

距离阳台的那个吻已经过去了一个月,那之后果然什么都没有发生,日子平静得甚至让夜产生了回到阳失忆前的错觉。

 

他们是两天前来到这儿的,为了录制新duet的mv。天气转凉,已经过了旅游的旺季,只有寥寥的当地居民站在远处好奇地看着。

 

“把这段结束就去休息吧。”阳将手中的矿泉水递给staff,然后那个把胡子编成辫子的导演大叔便示意他们可以开始了。

 

 

这是一个很长的镜头。

 

其实只是为了捕捉他们走在沙滩上这一个场景而已。

 

夜听到无人机的声音盘旋在头顶,由远及近,他按照既定的节奏低着头走在阳后面。

 

明明是秋天的太阳,却像是要证明些什么闪耀着,投下的两个长长的影子,然后海浪心不在焉地将它们扭曲在透明的水光里。

 

这么好的天气应该再在阳台上种一根黄瓜,夜想。

 

然后他按照剧本上写得那样,突然停下抬头看着前方看着阳越走越远,一旁轨道上的摄影机毫不拖泥带水地接上了下一个镜头。

 

Say you love me every waking moment. 

 

夜记得这里的歌词是这么写的。

 

 


7.

 

阳似乎隐约有些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喜欢夜了,说的是在他失忆之前。

 

忽略偶像身份的话,的确是个安静又认真的少年,偶尔的固执还挺可爱的。名字好像真的和气质有某种联系,像是静谧的秋夜。

 

得了这种病的人再也不可能重新爱上曾经的恋人。

 

对他来说真是残忍的事,然而自己感受到的只有破碎的记忆片段。

 

阳早就放弃了去回忆这些事情,反正按照这病的设定就算记起了也会忘记。

 

 

“所以,已经是无法挽回的事了啊。”

 

阳坐在后院的台阶上,酒店房间的位置很好,院子是一整片海滩。

 

他向后躺在地上,木地板粗糙的质感隔着衣服摩擦着皮肤。

 

橘子味汽水的玻璃瓶被傍晚黯淡的夕阳照得晶莹剔透。

 

夜撑着手臂坐在他边上,任由两条腿伸直再沙滩上。

 

阳只能看到风吹乱了黑发男子的头发,他像是在数着海面浮动着的红色光斑

,许久没有说话。

 

“你不冷吗?”阳试着问他,他居然有些手足无措,作为一个社交技巧max的大现充。

 

“有点。”夜小声地回答他,扣紧了染上了晚霞颜色的白衬衣最上面一颗扣子,可是衣角还是在风里翻飞着。

 

   “是我让你承担一些不必要的责任了。”夜慢慢开口。

 

  “你早晚要忘了这件事。”阳漫不经心地玩着沙子,“夜等procella解散之后,一定会和女孩子结婚的。”

 

“是啊,你也不缺可爱的小姐姐喜欢。”

 

“没有这么过分啦。”

 

“阳有想过重新喜欢我…什么的吗?”

 

“……”

 

“可能吧。”

 

 

海浪的声音充斥着耳膜,有种回到夏天的错觉。

 

阳觉得夜这种时候一定会哭的,不对,就算是自己也会掉眼泪吧。

 

他本能地将身旁男子纤细的身体搂紧怀里,双手穿过腋下,环上他的背。

 

毛茸茸的脑袋轻轻靠在锁骨上。

 

好瘦。

 

“如果能再来一次,我一定会完成以前答应过你的事。”

 

“但是…”

 

阳感到有股力量把自己推开,夜挣脱了他的手臂。

 

阳站起来顿时被肆无忌惮的落日余晖晃得睁不开眼,回过神来才发现夜已经向海边跑去。

 

“你要干什么!” 恐惧感顿时笼罩了他,他奋力朝夜追过去。

 

那个背影已经踩进了浅浅的海水里。

 

他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冲上前,紧紧抱着夜不让他再往前走。

 

接着两人就重心不稳重重地摔在了水里。

 

海浪一波又一波,轻轻拍打在身体上,浸湿了薄薄的衣服,没过赤裸的脚踝,刺骨的凉意。

 

阳赶紧挣扎着爬起来,把夜摁在沙滩上,怕他再次逃跑。

 

“你别做傻事!”

 

阳对身下的人嘶吼着。

 

夜闭着眼,湿漉漉的发丝贴再脸颊上。

 

许久之后他睁开眼睛,眼眶海水和沙砾弄得发红。

 

“我没有想自杀啦。”他笑道,

 

“毕竟我死了之后的事对你太不公平了。

 

阳觉得全身都脱力了,他缓缓松开手坐在原地。

 

咸味在口腔里蔓延开来。

 

“至少在我想起你之前你不能去死。”

 

阳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曾经的中二时期。

 

“你要寄希望于隼的黑魔法吗?”

 

   “可能?”

 

   夜笑了起来,像是真的很开心一样。

 

“我起不来了。”

 

  阳费力地站起来,扶起夜的背,另一只手托起他的膝盖窝。

 

 对方也毫不客气地环住他的脖子。

 

阳抱着他摇摇晃晃地朝海边的房子走去,夜看到岸边那块熟悉的礁石,也映上了晚霞朦胧的红色,上面两只海鸥早就不见了踪影。

 

 

 

「完」

 


评论(8)
热度(38)
Top

© -乙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