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过激洁癖

 

「阳夜」忘爱症候群-中

前文:上

卡文卡得很辛苦 总觉得自己把夜写的好人妻 
ooc和渣文笔都是我的错 

纠结是要be还是he 不过这样的设定he很难吧


——————


04.


夜自认为是个相当想得开的人。

 他甚至开始相信隼所谓的魔法,还有那个荒谬的疾病了。

 隼没有告诉其他人,所有人都以为阳是单纯的失忆,虽然称之为单纯但也够震惊的了。

 “夜是不会做对不起自己的傻事的。”隼对他说。

 夜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力量是这样微不足道。

 预感在胸口隐隐作痛。

 时间会按着原本的步调流逝,他们兴许会做一辈子的陌生人。

 结果也不过如此了,夜想着,把土豆放进锅里,雾气蒸腾着模糊了眼睛。

 

 

05.


“对不起。”

那天的阳沉默了许久对他说。

 夜觉得阳除了忘了自己外,其他真是一点没变。

 那只是个平常的晚上,阳回来得很晚。夜虽然躺在自己房间却还是听到了动静,他已经失眠了许久。

 夜开门只看到公共房间的沙发上随意扔着的外套和皱成一团的领带,然后从更远的地方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咳嗽声,顺着花洒的流水声打碎在瓷砖上。

 阳的房门虚掩着,浴室的橙色灯光在黑暗里看得异常真切。

 夜对味道很敏感,他一下子就察觉到了空气里浮动着的酒精味。

 阳最近接了一部恋爱题材的商业剧,虽说是稀疏平常的事,他们却还曾为了里面的吻戏闹过别扭。

 只是工作上的应酬而已,夜想着。他见过那部连续剧的导演,是个能说会道的中年男人。

 

 他犹豫了三秒,转身去厨房冲了一杯糖水给阳送去。

 “我进来咯。”夜站在门口小心地说,阳还在浴室里,回应他的依旧是水声。于是就像得到了默许一样,夜推开了那道久违的门。

 秋天的夜里有些凉,带着低温的风从窗户的缝里钻进来,窗帘的影子就在地板上轻轻摇曳。

 霓虹灯把天空染成了黯淡的紫色,耳朵渐渐听不到城市的喧闹。

 理智催促着夜赶紧离开,可却不受控制地一个人在黑暗里站着,他把杯子放在阳的桌上,发出突兀的响声。

 凭着微弱的光线能看到桌子模糊的轮廓,物品杂乱地放着,两人合影的相框不知所踪。

 真是阳的风格,夜想。

 

 

水声戛然而止,随之是拉开门的声音。

 阳擦着头发从浴室走了出来,赤着脚在地板上留下的湿漉漉的水渍,反射着暖色的光。

 看到夜他愣住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反而是夜的反应更加激烈,他显然被吓了一跳,仿佛被擅自进入房间的人是自己一样。

 “晚……晚上好……"

 夜手足无措起来,慌乱之中将解酒的糖水啪地一声打翻在地上,玻璃碎了一地。

 “对不起……"

 夜匆匆道了歉,便要蹲下伸手去捡地上的碎玻璃。

 他将头低低地埋着,他能感受到此时自己红得发烫的脸颊,一定又滑稽又可悲。

 手部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夜不敢看阳的表情。

 他怕那副熟悉的精致五官上,是自己从未见过的神情。

 

而自己只是个陌生的不速之客罢了。

 

“别用手啊笨蛋。”

阳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夜手上的动作顿了顿。

 “诶?”

 “有点常识啊喂,你这样手不划伤就怪了。”

 “我我这就去拿扫帚……"夜赶紧站起身,像是找到救星搬地逃出了阳的房间。

 回来的时候大块的碎玻璃已经被阳处理得差不多了,夜只需要将细碎颗粒和水渍收拾干净。

 “我来吧。”阳对他说道,然后接过了夜手里的东西,一会儿地板就恢复如初。

 夜愣在原地,这是他第一次与阳相处时如此紧张。

 简直……太丢脸了。

 即使他根本不记得自己。

 夜捂住耳朵,企图用手心的冰凉褪去涨到耳根的红晕。

 

 “还有什么事吗?”阳转过身对他说,他逆着光,只能看见漆黑的影子。

 “没……"

 如你所见,不仅什么都没有做,还添了麻烦。

 “没什么事就早点休息吧。”

 夜清楚自己该走了,即使有无数的话不断涌现在胸口。

 下次不要再这样勉强自己,头发一定要吹干才能睡觉……什么的。

 可是他现在连呆在这里的理由都没有,于是出口便也变成了苦笑的语气:“阳还真是在认真利用成年人的权利啊。”

 “也只是因为工作的原因。”

阳从衣柜里翻出睡衣随意地套上。

他的领口敞着,水滴顺着头发和脖子的线条滑进衣服里,有些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啪嗒声。

酒精味被冲淡了很多,虽然面前的人脸上还能隐隐看出喝醉后的红色。

阳没有等夜回答,便随手拿了一瓶弹珠汽水走向阳台,留下的背影仿佛是在等待什么一样。

 

寂静的夜晚像一个彻彻底底的谎言。

夜跟了过去,他小心翼翼地靠在阳的边上,保持着二十公分的距离。

 阳倚在栏杆上,低着头让湿淋淋的头发挡住侧脸。

 “就一会儿。”

 他垂下眼睛,抢在阳开口前解释道。

 弹珠撞击瓶壁的声音格外突兀,阳仰着头,透明的汽水灌进喉咙,粘腻的橙子味便在风中蔓延开来。

 远方的月亮和灯火孤独地向昏沉的天幕发着光,晚归的车晃晃悠悠地开着,慢慢消失在无名的街角。

 

夜记得以前他们在这里接吻的样子。

 那个晚上要热闹多了,华灯初上,夜景一如既往地美丽。

 阳伸出双臂将他困在角落里,紫色的眼带着笑,有细碎的星光落在他的睫毛上。

 然后不等夜挣脱便咬住了他的唇,鼻腔里净是彼此的味道。

 

此时的晚风里夹杂着些凛冽的味道,夜动了动唇,竟一时想不起该说什么。

他知道自己不该再要求些什么。

 阳大概是真的忘了,不论是二十多年的记忆,还是曾经晦涩的感情。

 “阳。”夜低低地叫着。

 阳转过头,他的眼神散在一旁的黑夜里。

 夜闭上眼睛,慢慢靠了过去,轻轻碰上阳的唇,只是蜻蜓点水般单纯的嘴唇相贴而已。

 阳没有拒绝。

 泪水模糊了眼睛,视野一片斑驳的光。

 

“对不起。”

 他听到阳说,单词被撕碎在风声里。

 

 [tbc]


评论(6)
热度(45)
Top

© -乙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