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拒绝任何始受/隼攻/狛攻
尤其是黑年长/狛日/狛盾

 

「阳夜」忘爱症候群-上

 感谢@商大第一优等生♡ 的点文。


已交往设定,标题无力。

忘爱症候群/ 由于某种原因忘记了自己深爱的人,无论回忆多少次还是会再度遗忘。此病的特征是一直拒绝对方,只有所爱的人的死亡才能治愈这种疾病。


刀片爱好者觉得这梗挺有意思的,希望自己不会又弃坑。


————————————


01.


日子朦朦胧胧地过了许久,久到四季的变换都模糊了起来。地平线尽头染着淡淡的水蓝,像是夏天的颜色还未褪去,干燥的风蹭过皮肤才意识到已经立秋,然后梧桐叶就不知不觉地铺向路的远方。

 

长月夜以为,这只不过是又一个平淡无奇的秋天罢了,早起做着热腾腾的料理,偶像的工作有条不紊,那个红发的青梅竹马依旧吵着要吃自己做的咖喱,所有的事情都像是延着预先写好的剧本发展。

 

关于所爱之人的记忆凭空从脑海里消失,五分钟之前的夜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对于他普通的人生而言荒诞无比的事。

 

可他现在只能一动不动地站着,他死死地盯着叶月阳,是再熟悉不过的五官没错,想问的话在喉咙口打转,嘴唇却不听使唤。

 

对方不安地躲开他的视线。

 

”……所以,阳刚才问的那句‘你是谁’,是真的不记得我了的意思么?“

 

”我是真的不知道你是谁……”

 

阳觉得自己早上起来头疼得快要炸了,有种前所未有的空白感萦绕在脑海里。然后面前这个黑发的男人就敲开自己的门,手上拿着一杯热牛奶,他知道自己的名字,像相识已久般地对自己说快收拾收拾出门啦今天也有好多工作。

 

可阳确信自己从未见过他,对方起先居然以为是自己在开玩笑,后来才意识到什么开始疑惑起来,拼命解释说自己叫长月夜,是你在procellarum的搭档,你的恋人,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

 

Proccellarum,搭档,青梅竹马,长月夜。彼此喜欢着的人。

 

Procellarum他是知道,可他的确记不起那些关于所谓长月夜的事,宛如记忆被硬生生地删除了一部分。眼前的人睁大眼睛仰头看着自己,身高差下做这样的动作并不轻松,但仿佛如此就能填补空缺的记忆一样。阳看到他淡蓝的眼睛里自己的影子,头部的钝痛却愈发清晰起来。

 

“抱歉,”阳把手放到门把上,像出于本能的拒绝,他退回屋内,犹豫了一下隔着虚掩的门对夜说:“虽然不认识你,但麻烦你帮我向大请个假吧,我想我还是暂时不要工作了。”

 

“等下……"夜被阳突然的动作吓得往后退了一小步,他的大脑一片混乱,勉强维持着镇定在阳关门前叫住了他,

 

“你的……”夜把牛奶递给他,颤抖的手险些把杯子打翻。

 

阳愣了愣,接过杯子,低沉着声音说了句谢谢,然后关了门。

 

夜看着紧闭的门,莫名的失落感包围了他。




02.

 

阳倒在柔软的被褥里,他不知道自己维持了多久这个动作,期间有频繁的敲门声,海和大在门外焦急地叫着他的名字,可惜门早就锁上了。后来外面的躁动也渐渐安静下来,剩下一成不变的天花板和风穿过梧桐叶的声音。

 

早上的对话挥之不去。

 

那个叫作长月夜认真的神情不像是玩笑,或是说阳宁愿这是一个玩笑。

 

恋人……吗?

 

自己喜欢的明明应该是可爱的女孩子。

 

阳将身体蜷缩在一起,他想自己这样子一定十分滑稽,

 

他不知道如何接受这样的现实,每每想到夜总是有难以抑制的抗拒感。

 

他打开窗,阳光微薄的热度若有若无地摩擦着皮肤,窗外的风景清晰得失真。阳深吸了一口气,九月的风里好像少了些什么。



 

 

03.

 

“夜知道忘爱症候群吗。”

 

“由于某种原因忘记了自己深爱的人,无论回忆多少次还是会再度遗忘。此病的特征是一直拒绝对方,只有所爱的人的死亡才能治愈这种疾病。”

 

隼说话的时候没有笑。

 

夜不相信什么东西会把记忆带走得如此彻底,他看向阳房间的位置,门依旧紧闭着仿佛从未出现过。

 

意识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推开门跑了出去,有风灌进了领口,干燥而冰凉。

 





「待续」



 

 






评论(13)
热度(54)
Top

© -乙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