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过激洁癖

 

「始隼」 一千零一 01

重置版(:3


--

01.


对始的喜欢,是想要结婚的那种喜欢。


关于这一点,霜月隼从来没有动摇过。


不只是说说而已哦。想要得到的话,即使是魔王大人,也要亲自努力才行。


所以他现在只要一如既往端着锡兰红茶的白瓷杯故作优雅就好了,即使对面的黑发男人撑着额头一脸生无可恋。

所以,始。”

说着就往前凑近了些,淡色的眼睛似是而非地看着他,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不说话就是同意了的意思?”


“......”


睦月始不得不佩服起这个刚认识一周不到的男人的毅力。某种程度上也许是好事,他这么安慰自己道。


“不行。”他已经说了不下十遍。

 

“就看在我对始这份天地可鉴的爱意上嘛...”


“如果是因为我影响到了你下周的工作,非常抱歉。”


“是吗。”


“而且,这应该不是你决定的事吧。”


始庆幸自己想到了这一点,他现在如坐针毡。


他的生活只需要他一个人就够了,即便平静得毫无波澜,他依旧渴望这样的平静,就算无聊至死也在所不惜。


“不不不...”

不出所料又一次被驳回了。


“我要谁拍还轮不到他们来管。”

白发男人笑得面不改色。


“毕竟我是魔王大人嘛。”


始忍俊不禁,谁信啊。

不过反正有智障粉丝为他买单。


“…多大了中不中二啊你??”

 

这个人是他一周前偶然认识的,似乎是个现下挺有人气的偶像,他声称周二有一场很重要的拍摄,原来安排好的摄影师家里出了事,公司暂时找不到合适的替补,所以他就联系了自己。


真是一点也不精致又拐弯抹角的借口,分明就是想创造跟自己刷好感度的机会。


所有事情都是从一周前开始的。


睦月始是个摄影师,虽然看上去不像,但他的确是。


在圈子里应该还算有点名气的,拍照的初心只是消遣,后来就自然而然接到了一些杂志的邀约,ins涨了不少粉,虽然一半是颜值的功劳。


艺术家似乎都热衷于做一些特立独行又没什么用处的事,比如带着相机半夜游荡。所以那天晚上他只是照常出门打算拍点什么而已。

 


相遇的地方离他的住处不远,是条被法国梧桐笼罩得密不透光的小路,那个时段已经鲜有人至了。


他独自走着,正思索着自己要拍多少照片才能买一颗树的时候,突然就发现了一个白色物体,吓得他差点撞在树上。


大半夜刻意地戴着墨镜,又是除了自己外唯一的活人,实在是太显眼了。


他倚在墙边,借着路灯橘色的光线能依稀看到下巴和鼻梁精致的线条。睦月始发誓绝对是因为灯光带来的暧昧错觉,所以他才会鬼使神差地举起相机,摁下快门并且被对方发现。


当对方摘下墨镜看向自己的时候,他的思绪彻底一片空白了。


“没征得同意,觉得好看就拍了。抱歉。需要删掉吗?”

 

睦月始走上前去,他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慌乱过了,“偷拍被发现,对方刚好是漂亮的学姐”这样的戏码简直就像三流轻小说,他当然不是怀着这样低俗的初衷,只是他的教养和理智不许他这么做,他保持着冷静,羞耻感却始终挥之不去。


“不用。”对方歪着头轻笑着。


意外华丽的声线。


再后来两人就顺水推舟地交换了联系方式。 


在手机里输入霜月隼这个备注的时候,他只是觉得有点似曾相识而已,然而始怎么也没想到之后的展开就这样变得不可控制起来。


隼的身份是他三天后点进他的twi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的,这三天里他收到过对方发来的无数条早安晚安,约吃饭之类的消息。虽然是分明就是骚扰,还是对男性的骚扰,但睦月始毕竟有错在先,所以还是勉为其难地认真拒绝了每一条。


他也曾为几个歌手和演员拍过照,而事实上他对这方面基本没什么了解。换个角度来说他应该感到高兴才对,许多女孩子求之不得的事情偏偏发生在他身上了。

 



那人的声音萦绕在耳畔打断了回忆,抬头对上的又是那个闪着意味不明绿光的眼睛。


睦月始揉了揉额头,微妙的疼痛蔓延开来。


“你们做这行的都这么烦吗?”


他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他迄今为止对待这个烦人的家伙都尚且保持着礼貌,可这次语气却不太对,所以说完他就后悔了。


这次换成霜月隼愣住了,他动了动嘴唇,欲言又止。

是不是有点凶了。

 

“我答应你就是了。”

他没给隼半点反应的时间,答应了对方的无理要求,他不知道自己是因为愧疚还是真的忍受不了面前的人。


“诶…” 隼饶有兴致地眯起眼睛,露出了胜利般的微笑:“果然没猜错呢,你早晚会妥协的。”


他终于轻轻地抿了一口茶,余温尚存。

 



tbc.

评论(15)
热度(82)
Top

© -乙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