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拒绝任何始受/隼攻/狛攻
尤其是黑年长/狛日/狛盾

 

「阳夜」 有你的永远

始隼开不出脑洞,但不能再这么咸鱼下去,于是就想写写可爱的年中组。
已交往设定,ooc还是一如既往的严重。
剧情和我之前写的东西好像都是一个套路...
这绝对是我写过最长的一篇文了。感谢能看到最后的天使。

————————————————————————

这是交往的第一百三十七天。

橘红色的头发有些刺眼。
长长的刘海垂在两侧,轻轻遮住脸颊。

有时你解下发带,柔软的发丝就散落在肩上,发尾向外翘起,反射出太阳的光晕。

——也是名为你的颜色。
是带着闷热水汽的夏天,和闪烁着橘红色的八月。

清晨的阳光被厚重的窗帘挡住,于是只能勉强透过缝隙,洒在床上传来微薄的温度。

夜不是第一次这样偷看阳的睡颜。

小心翼翼地缩在被子里,恋人的脸近在咫尺,稍一靠近就能感受到彼此呼出的气息,若有若无地刺激着皮肤。

熟悉的红发,鼻梁的线条,和眉尾英气的角度。是早已深深印在心里的你。
睫毛有时会无意识地颤动,像是要打碎一片金灿灿的阳光。

——你不论什么时候都如此耀眼。

你嘴角扬起一个桀骜的笑,说些轻佻的话,可爱的女孩子便会红透了脸。
你也会久违地认真起来,熏紫色的眼眸里是毋庸置疑的锐利,让人情不自禁地就朝着你的背影追去了。

夜垂下眼帘。

漫长的岁月将阳身上的光芒打磨得愈发闪耀,偶像简直是为他私人订制的职业。
清澈的声线,镜头前游刃有余的样子,灯光下流畅的舞步。

还有从背后搂着自己的腰凑近耳根,放低声音轻声呢喃「我爱你」时的样子。

记忆里这样的阳变得陌生又遥远。

即使是作为恋人,也仿佛要被他的光芒晃的睁不开眼。 而此般怯懦的自己,甚至连加入procella也是因为阳。

心底的所谓的爱,如果不是因为阳的告白,也许会藏一辈子。

身旁的阳翻了个身,夜心里一紧,好在对方依旧没有醒来的样子。 于是就变成了阳背对着自己。
那个比自己宽大的背影占据了整个视野。夜咬了咬发白的下唇,索性将手臂环上了那人的腰。 脸颊偷偷贴在他的背上。

——失落和不甘呢?
也变得越来越强烈了吧。

那是昨天才发生的事。

闪闪发光的偶像怎么能没有漂亮的女孩子作为陪衬吸引女性粉丝的目光呢。当然这也是事务所的打算。

可是,当阳和当红的女演员出演新曲mv,并且拥吻的时候。自己所能做得不过是躲在摄影机后的阴影里静静地看着罢了。

女孩子有蓬松柔软的茶色长发,发尾温柔地向内卷曲。 也有必不可少的姣好脸庞,和包裹在淡蓝色洋装里娇小却凹凸有致的身体。

是阳喜欢的类型。那时的夜这样想着。

他其实没有什么理由待在拍摄现场,况且自己手头的代言工作也不少。
越是无能为力的事情,越是让人在意。

夜只能站在摄影师背后,假装一会儿找阳有事。但他是从来不擅长演戏的。
惴惴不安的样子早就暴露一切。

夜确信阳那时已经看见了自己。
他画好了妆,手里还翻着剧本,微微抬起头,远远地朝自己投来深不可测的眼神,欲言又止。

于是自己就匆忙地躲开了。
夜承认自己是在期待着什么,期待着阳能过来温柔地揉乱自己的头发,仔细地为自己整理好,再说一些安慰的话。
他也提醒着自己,出于专业的素质,此刻不该有嫉妒。

夜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瞬间的狼狈。

工作时的阳与平时的阳大不相同。
灯光聚焦在他身上的时候,眼睛熠熠生辉,像是搪瓷假人被精心描画了眉眼,这样的完美无瑕反让夜觉得灼灼逼人。
至少说此刻,当他成为瞩目的焦点时,橘红的发色更加骄傲和热烈,越来越遥不可及。
女孩子当然也同样精致和优雅。

现场的staff好像都有做不完的工作,只是偶尔停下来短暂地看他一眼,或是随便地问候一句「长月你怎么也在这」就各自继续各自的事去了。

阳覆上怀里漂亮女演员的唇,就像曾经无数次对自己那般的温柔。
少年和少女仿佛真正的情侣,眼神凝视着对方,像是要把彼此揉进灵魂里。
摄影师连连称赞,镜头后的主角却再没有看过自己一眼。

这份隐隐的嫉妒倒不如悲伤来得真切了。
于是只好趁人不注意慌忙地逃离。 回到宿舍早早就睡下,也不知道阳是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躺到自己身边的。

身前传来阳的体温将夜带出了回忆,阳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看上去依旧在熟睡。
眼眶泛起一阵酸楚,泪水不争气地溢出来。

阳像是发现了什么,微微动了一下身体。 夜急忙将环在他腰上的手臂拿开,擦干眼泪想假装睡着的样子。

“...你怎么不抱了?”
戏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夜顿时红了耳根。羞耻地把脸埋在被子里。

“.....阳!你明明早就醒了是不是...”说话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蒙在被子里听不清晰。

阳已经转过身,侧躺着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唯一露在被子外的一双红红的眼睛躲闪着阳的目光,来不及擦干的泪噙在眼眶里,润湿了纤细的睫毛。

“夜的眼睛很好看哦。”

“...诶?!” 像是受到什么惊吓的猫,终于抬起蒙着水光的淡蓝色眼睛看着他。

于是阳就伸出手把恋人搂进怀里。

——笨拙又不善于表达,的确是这近二十年你始终没有改变的东西。或是说已然根深蒂固的你的一部分。

阳身体的味道顿时充斥了鼻腔,熟悉的沐浴露的味道让夜喘不过气。透过结实的胸肌能隐约感受到心脏的跳动,环过自己的手臂有力而温柔。

所有的委屈好像都随即无条件地消散了,在刚好触碰到你声音和温度的时候。

自己也真是没有底线的人。就像曾经夜这样评价的一样。

“夜在躲着我吗?” 好像大人在教训犯错的孩子。

“我没有...” 于是争辩着,身体也放松下来任由那人的手臂越收越紧。

“可是我又能做什么呢...毕竟是你的工作。” 之后是漫长的沉默。

“对不起,夜。”
许久之后阳先开了口。 说着就将下巴抵在怀里人的头顶。

“阳为什么要道歉呢。”
夜露出一个苦涩的笑。

“其实我一直在等着呢,包括昨天,一直在等着夜,因为只要是夜开口的话,这样的工作我就能立刻推回去。”

“可是,夜并没这么做呢。”

“你真的太过迁就我了...”

“我偶尔也想知道夜的事情...夜全部的事情。而不是,只是微笑着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

“因为即使是我...也会害怕喜欢的人会不在意我啊。”

明亮的声线突然黯淡下来。

夜听着断断续续的音节,僵住了身体。 眼泪在脸上留下干涸的痕迹。

抬起头对视着恋人的眼睛,像融化的糖水。

不是那个在坐后桌挑起着自己头发打圈的阳,不是那个一脸义正言辞地向自己吐槽的阳,不是那个吵着要给自己喂咖喱的阳。

这该死的温柔。

“...阳?”

“嗯?”

于是夜轻声叫着他的名字,慢慢勾上恋人的脖子,这样两人的距离就一点点地拉近。

再翻过来把腿盘上他的腰,将嘴唇笨拙地送过去。

突然想学着阳吻自己的样子去舔舐他的唇。

“昨天...那个女孩子亲的是这里吧?”

阳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吓住,夜纤瘦的身体瘫软着跨坐在自己身上,苍白的皮肤染上了潮红,像是陶瓷一碰就碎。

湿软的舌头小心翼翼地蹭着自己的唇。

蠢蠢欲动的情愫梗塞在喉咙里,最后冲垮胸膛。

阳立刻夺回了这个吻的主动权,阻止了对方向里进攻到念头。

顺势揽住夜的腰翻身将他禁锢在身下,一只手按着他的头,随即含住对方的唇。

“...夜真是一点自觉都没有。”

最后唇齿交缠在一起,甜腻而绵长的吻无声无息,仿佛要跨越一个世纪。

夏季的燥热随着太阳的升起浮动在凝滞的空气里,蝉声嗡嗡不绝。

夏天很短,明媚的燥热转瞬即逝,然后是秋天悲伤的旋律。

好在你拉着我的手,告诉我远方无数的冬天和春天,你会一直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最后连我也染上了橘红的色调。

「Fin.」

评论(9)
热度(120)
Top

© -乙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