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过激洁癖

 

「郁泪」I'm so much into you.

*ooc

两人见面那段没按照抓里写。

总之我心里的年少组就是那种淡淡的甜甜的感觉٩(๑❛ᴗ❛๑)۶

然后两个人一起茁壮成长[不

反正我写的东西都没什么剧情就是了!

————————————
      
       
——这是写给你的第三十七首歌。
            
              
泪抱着腿蜷缩在沙发角落,这样下巴正好能抵在膝盖上。

秋天的晚上有点冷。

好在毯子很暖和,毛茸茸的触感贴着脖子,忍不住裹紧了些。

那是今天早上偷偷从郁房间抱走的。
        
          
——毕竟郁这么蠢,是不会发现的。

——就算不巧被刚工作回来的你撞见了,你也只会露出
一个大大咧咧的笑,或是向惯常一样温柔地拍拍我的头,
      说,
      “泪要用就拿去好啦。”
    
     
好像白光从脑海划过,于是写下了最后一个音符。

四周寂静无声,泪也安安静静地念着自己的谱子,双手不自觉地弹奏着节拍。

——害怕你会悄悄地走近我身后,一把夺过我的稿子。

——上面写的「给郁的歌」,才不能让你看见。

但因为要录制lost my god的mv,郁这几天都不回宿舍。

今晚泪能暂时松一口气。

偌大的房间只有台灯孤独地亮着,微弱的橘色光芒还不足以传递热量。
      
       
——往常,你是坐在那儿的。
      
      
窗前的椅子也孤独地站着。

就像悲伤的民谣里唱的那样,把微妙的怅然若失藏在心里。

泪扭过头不去看它。
   
      
       
不知道为什么拨通了郁的电话。

泪是喜欢郁的,当他听见手机传来好像没有尽头的忙音,在心里承认这点。

那是很久以前,procella的六人刚聚到一起。

淡棕色头发的少年,径直走向自己。

“我叫神无月郁,以后就是你的搭档啦!”

说着就伸出手,笑得灿烂。

反倒是自己躲在海身后,显得有些羞怯。

——但只要我自己知道就好了。

          
郁并没有接电话。

果然是自己太任性了,这么晚他也要休息啊。

叹了口气,把手机丢到一边。

眼泪顺着脸颊滑了下来,润湿了干涩的眼睛。

         
——可就是想听见你的声音啊。

      一会儿也好啊。
        
     
推门的声音突然想起时,泪赶紧擦干泪水。

“泪我今天提前结束就立刻赶回来了我还拍了照片哦看我帅不帅.....”

这样的声音再熟悉不过。

“诶你怎么哭了!”

刚回到宿舍的郁显然被吓了一跳。

沙发上的少年红着眼眶。

“你别说话!”

此时只能匆忙地掩饰着。

郁悄悄坐到泪旁边,想知道怎么回事。

于是放柔了声音。

“那你先告诉我你怎么了啊...”

下一秒身旁的少年就毫无征兆地扑进自己怀里。

纤细的手臂紧紧环着自己腰,声音带着哭腔有些沙哑。

“都叫你别说话了...”

“好好好不说了...”

郁不知所措,慌忙地答应着。

好像有未知的力量驱使着,伸出手将那人揽进怀里。

依旧是带着凉意的秋夜。

郁轻轻地拥着他,仿佛时间凝滞在这一刻。

感受到怀里单薄的身体,淡淡的微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浮在了少年嘴角。

       
世界上最幸运的事,

莫过于我们都能怀着同样的心情并肩向前,

有时你突然转过头,

我们就相视而笑,谁也不想离开谁了。

「Fin.」

评论(14)
热度(74)
Top

© -乙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