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拒绝任何始受/隼攻/狛攻
尤其是黑年长/狛日/狛盾

 

「始隼」Uncertain Factors02

*因为刚入坑不久,如果有bug请提醒我

*依旧建议配合bgm食用:じょん《夜の光》: http://music.163.com/song/34204199/?userid=105095979 (来自@网易云音乐)

好羡慕能把剧情写得很流畅的人...
前篇是隼,这篇始中心..qwq

02.始

电车上的灯亮了,它正朝远方驶去,窗外的风景就蒸腾在斜阳的余晖里,渐渐看不清了。

———眼睛是很有限的东西。

此时的雪该是张狂飞舞着的,随着呼啸的东风,肆意却也转瞬即逝,消失在已是纯白的世界里。

于是,车窗上只看得见氤氲的水汽。看不见晚霞的颜色,也看不见雪。

或许还能看见睦月始自己的影子。

他倚在靠窗的角落,这样想着。

始偶尔也会挤电车,特别是在如此的天气里,道路交通缓慢,电车反倒是最快的选择。

耳边传来的依旧是机械的报站声。

车上人来人往,疲惫的上班族各自看着手机,也有结伴的女高中生低声私语。

她们的交流多半也离不开偶像之类的话题,始有时还能听见自己的名字。

以及看不出来历的人,也看不出他们的去向。

始掖紧了大衣,确保宽大的衣领能遮住他一半的脸。如果此时自己被人发现,势必会引起骚动。

特别是刚刚的高中生,很危险。

知道今天要乘电车,始为此特意没有用发胶固定头发,这样散落下来的刘海也能挡住一部分的脸。

始最近喜欢这样静静地观察着人群,隐藏于其间似乎也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

设想着陌生人的生活和情感。

兴许久而久之春就不会吐槽他冷淡了。

他曾经为自己辩解,
———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自己明明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爱啊什么的,自己也是能够辨别的。

始微微低着头,眼眸似乎真如他自己所说的温柔,好似两颗安静的紫色黑曜石,随着目光流转发出黯黯的光。

所以他眼神便落到了那些与友人聊得正欢的女高中生手里的杂志。
封面是上次拍摄时他与霜月隼的照片。

摄影师肯定恰巧补捉到了他帮隼围围巾的那一幕,于是万恶的编辑就将这张合影放在了封面。

———....真是..回去他看到了又要嚣张好一阵子了。

———所以,自己才不像某个白头发的家伙。

那个人的「爱」轻而易举地就说出口了。

他会自顾自地跑到二楼自己的房间,认真地抬起头,目光澄澈。

「始我真的好喜欢你啊虽然说了很多次但魔王大人是绝对不会骗人的哦...」

「所以就当为了我的执着请和我进行满怀爱意的拥抱吧...」

旁人要是这样,肯定让人觉得既轻浮又自以为是。

偏偏霜月隼每次的表白都义正言辞地好像真的一样。

他不得不承认隼的确是生了一张讨女孩子喜欢的脸。

头发和皮肤都是淡得透明的颜色,眼睛也是如同碧玉般剔透。

这个样子实在让人难以拒绝。
所以他每次都试图避开和那个眼神的正面交锋。

这是为数不多能让始感到无所适从的事。

想着想着就盯着那张封面出了神,女高中生好像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始匆匆将视线移开。

下一站便下了车,寒风立刻驱散了车厢内潮湿低气压带来的温暖的错觉。

此时夜幕已然降临,即使是纯白的雪花也消失在城市透着霓虹的黑暗里。
风声随之褪去了颜色,能感受到刮过耳畔带来凛冽的刺痛,本是嘈杂的叫嚣却是天外之音般的不真切。

积雪踩起来会发出轻微的响声,提醒着隆冬还会在这里停留。

宿舍一楼只亮着一盏黯淡的灯,明天是久违的休假,大家今晚都已经各自回房间了。

透过窗能看见一个并不清晰的人影。始猜测那是春,但春房间的灯是亮着的。

“Ha——ji——me——!”

———原来是那个人啊。
始有些口感舌燥。
微笑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静静地绽开。

屋内的暖气迎面而来,冷热交加让他感到一种似乎脱离现实的虚幻。

“始今天杂志社的人把新的期刊送过来了哦!”
窗边的人影朝他走来,接过自己的大衣。
“你猜猜封面是什么——”

“对对对就是那张你帮我围围巾的照片哦!编辑真是懂我啊我一定要把封面裱起来挂在床头♡”

始接过那人递来的红茶,茶香的热气润湿了眼睛,出乎意料的温暖。

“还有啊——”

他坐回沙发,眯起温柔的眼睛,目光是一如既往的澄澈。

“听说你今天是坐电车回来的..好勇敢啊...”

“那明天始也难得陪我去上次空町没去成的甜品店嘛...”

“乘电车去哦..”

———一切好像早有预谋。
但是声音已经脱口而出。

“好。”

「待续」

评论(6)
热度(102)
Top

© -乙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