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己😗

杂食 始隼|锤基|日狛

「始隼」Uncertain Factors01

隔了一年半来看这篇文真的是黑历史!谢谢各位喜欢了!!
-
*脑洞产物,文笔单调,ooc bug严重,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轻微的海单箭头→隼

bgm是那首星花

01.隼

霜月隼是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凉意惊醒的。

不禁反射性地缩了一下身子,缓慢地睁开惺忪的睡眼,朦胧中的影子便是文月海稍显不耐烦的脸,掀被子的动作进行到一半。

“...知道啦知道啦,马上就起床啦...”

文月海这才停下手上的动作,将隼的衣服递给了他。

正值一年中寒冷漫长的冬季,即使是开足了暖气的室内也抵挡不住纷飞雪花透过冰凉空气传来的阵阵刺骨寒意。
天空是透明的蓝色,风却撞击着窗户,它发出呼呼的响声,在玻璃表面蒙上了剔透的霜。

“大家都在等你了,二十分钟后我们就出发。”
看着自己的队长总算翻身下床,文月海将涂好果酱的羊角面包和冒着热气的红茶放在他的桌上,转身离去。

隼扣着衣服,眼神迷离。

在得知黑组也会参加这次拍摄之前,霜月隼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他和始高中时就知道彼此,直至进入了同一个事务所,才恍然大悟。

「原来是你啊」

而他真正喜欢睦月始,是从Gravi的第一次公演开始。

台上的始总是与往日不同,少了几分凌厉。始转身的一刹那,紫色的眼眸笑得认真而帅气,那时隼觉得自己就已然与台下的少女们无异了,心中一阵波澜,那股无法寻根问底的冲动也在这一刻暗自滋生。
霜月隼发自内心地觉得,黑色的军装大衣穿在始的身上很好看。

隼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个我行我素的人。不如说这种我行我素是与生俱来的淡然。
因为容易得到所以不会计较失去。
于是,喜欢即是喜欢,他从不擅长隐藏自己的感情。

而人们只将这种喜欢视作是狂热的粉丝对idol的喜欢。

隼倒是不知道如何归类这样的情愫。

练习结束第一个想要见的人是始,每一次媒体的专访也总忍不住提起始,空町新开的甜品店第一个想要一起去的也是始。
如果是这样强烈的祈愿,是否就能被称之为「爱」了呢?

但是,作为procella的魔王大人,他将这个迷藏在看似意味深长的微笑后,照样迷倒万千少女。

procella的众人上了车,朝目的地赶去。
“这次拍摄很重要大家今天也要打气精神哦..”霜月隼一扫早上的睡意,撑着头,银白的头发在冬日的阳光下熠熠生辉,眯起的眼睛闪烁着光芒,看向海,
“海你真过分啊居然都不告诉我...”

“...一会儿可不能在始面前丢脸啊”
后又自言自语起来。

文月海无奈地看着把gravi也会参加的消息告诉隼的神无月郁。后者一脸茫然,“我说错什么了吗...”
水无月泪面无表情地拍了拍郁的肩,以表安慰。
而后的一路上,大家不得不被隼的「Hajimelove♡」嘴炮洗脑。

隼的心情都表现在脸上,那种难以定性的「狂热」让他期待着和始一起工作,即使是每天一起生活在月野宿舍的人。

早前,霜月隼只一次对海谈起他对始的感情,
“我对始仅仅是喜欢吗…他这个人还真是难以捉摸。”
海只抱以一个淡淡的微笑。
“我们的魔王大人也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了么。”
隼从未见过海的脸上浮现出这种神情。
后来,他们之间再未提起这件事。

黑白组这一次是接受日本业内有名的时尚杂志专栏的邀约,以新人偶像的身份进行封面以及专访部分内页的拍摄。
作为出道不久重要的宣传工作,gravi和procella都被要求认真对待。
这次拍摄在户外进行,摄影团队在近郊的一片空地搭建了临时影棚,现场有若干半人高的冰块堆砌成怪异的造型,在雪地里晶莹剔透的样子很是好看。

隼当然看见了始。
“ha——ji——me——!”
他远远的就朝始招手。

睦月始已经换好了衣服,造型师正在帮他调整发型。
当他注意到霜月隼时,对方已经扑过来自顾自地给了自己偶像一个热情的拥抱。

“隼你还真是...防不胜防...”
睦月始尴尬地笑着。

怀里的人银白的发丝上挂着还未融化的雪,蹭在颈窝里痒痒的。

“好了好了,别把头发弄乱了。”
始拍了拍隼的后背,有些心软。
隼也不过多纠缠,松开双臂。
“那我先去准备咯,一会儿见。”
少年笑得灿烂。

目睹这一幕的春走了过来,
“他还是这样热情啊。”
“我也束手无策了。”始回答,微微勾起了嘴角。

睦月始对镜头的敏感仿佛是一个天生的模特,他和隼遵照经纪人的意愿拍摄两队leader的合照。

紫发少年从容地看着镜头,他按照要求靠在冰块上,隼则半倚在始的肩上。

蓝天映衬着茫茫的雪地,光影缓慢地游移。
风景是单调的白色,出奇的安静。

于是雪花也随着风在冬日的暖阳下安静地飞舞。它落在少年的头发上,卡在纤长的睫毛间。

隼能感受到身侧传来的体温,他不禁看向始,他的侧脸的被阳光描绘出一圈金色发亮的边,线条挺拔而温柔,皮肤的颜色似乎要和身后的雪地糅合在一起。

隼的那份不解的感情,在于始相处的每一刻被无限放大。

他不想再去纠结这份心情,遵循自己的意愿才是霜月隼的原则。

要是能定格在这一刻就好了。隼想。

“你的围巾掉了。”
当隼恍然反应过来时,始已经伸手准备帮隼将围巾重新围好。
“你刚才怎么了,摄影师叫你都没听见。”
隼愣了愣,始凑近,将手臂从面前绕过隼的肩把围巾重新搭好。
“天气这么冷多少也要注意一下自己吧。”始皱着眉。

隼有些彷徨无措。

滋生已久的冲动仿佛要从心中逃脱出来。

“刚才是看始看入迷了才没有注意到的啊...怎么说也是始的错吧。”
他随即释然。

「待续」

评论(13)
热度(167)
©乙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