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己😗

👸三公主💕

.

没再写下去的《逝者已矣》的第一人称初稿。

-

我本以为这又是一个开始就看得到结局的故事。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确实惊讶了一下。

 

我是在那条通往平原尽头的马路左侧发现他的。最开始引起我注意的其实是五百米开外一团直直涌向天空的黑烟,那之下炸开一片猩红鲜艳的火光。我本来不想惹麻烦——鬼知道那团浓烟后会不会突然蹦出来几个饿鬼,待人靠近后就先当头一棒,然后搜刮走水食物和所有上个文明的遗留物,或干脆吃掉尸体。这个年头体力和子弹一样都是奢侈品,我不想浪费其中任何一个。

 

于是我加快车速开了过去,并没有听见预想中亡命之徒的骂声,就是在那一刹那我看到左后视镜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像一束光。我当即调头往回走,至于这其中具体的原因我已经记不清了,日记上也没有做任何记载。

 

总之人就是这么容易被一厢情愿的预感左右。

 

那大火和浓烟的根源是一辆侧翻的汽车,我在距它三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下,下车后我下意识端起了手里的枪。往前走了不过几步我便看到那副不算太骇人的场景——七八具尸体零零落落地躺在汽车残骸后面,脸贴着地浸在已经连成一片的血泊里。尸体中间横倒着一个看起来还尚有呼吸的青年,到这儿就是最开始的起因了。

 

我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举起枪对着他,因为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他,这是自然。

 

那个青年一副东亚人的纤细五官,却有一头白发和淡色的眸子,同样格格不入的还有那一身穿戴整齐的洁白军装。不只是因为在这片贫瘠了十多年的废土上出现任何崭新的文明产物看起来都有种诡异又讽刺的科幻感..

 

“喂。”然后我听到青年奄奄一息的声音,我这才注意到他的双腿被绳子绑在一起无法站立,他痛苦地侧卧着捂着右下腹,那里有血看上去像是子弹或利器造成的伤口,鲜血染红了白色的布料,顺着他的手指滴落下来。

 

我放下了枪。

 

我割开束缚着他脚踝的绳子,然后扶着他把他带到我的车里去,这样比较方便处理伤口。戒备心是现在这个世界最重要的东西,可我就这么轻易地放下了它,我承认…我隐隐记得似乎曾经见过他,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直接又烂俗的原因。在这个世界就连记忆也是奢侈品。

 

我帮他包扎好伤口的时候他对我轻轻说了一句“快走”,一系列的追问还未说出口他就已经歪着头躺在副驾上睡着了。

 

他醒后我得知了他的名字。他说日语,曾经我们来自一个国家,当时我确定了这一点。我问他去哪,他说越远越好,我说那就去东边那里有海,人们说海水可以让人找回失去的记忆,如果能弄到足够的汽油的话。

 

他听后笑了,问我:“哪里来的人们啊?”

 

可能是x城那群靠捡拾废铁苟且的老人吧。

 

x城只是他们的自称,那哪里算得上是城市,不过是零星几座废墟而已。绝望的人群立刻催生出崇拜伪神的宗教,很快就被统治,建立起一个看起来欣欣向荣的社群。

 

他听后就没有再说话了,我隐隐觉得他肯定与那座所谓的城市有所关联。

 

我开车继续向前行驶,眼前的路似乎望不到尽头。

 

“炽热的太阳随着逐渐昏红的霞光隐去,短暂又寒冷的夜晚就要降临了。”

 

我没有问他关于起火汽车,尸体,和一切有关他身份的事,这太不合时宜了,我想他以后会告诉我的。

-

评论
热度(9)
©乙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