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己😗

👸三公主💕

「阳隼」致Y

*
看清cp即时避雷。

2月27日ss读后感(郁和阳纠结了一番我还是选择阳),不负责任爽文,及•其•粗•糙而且ooc。☹️

前提里始隼并没有恋爱关系所以并不存在ntr。有几句话如果你觉得它是始隼那么它就是吧。(复制到lof首行缩进全没了真的很烦)

-

       霜月隼确实是个麻烦。

 

       当叶月阳看到他穿着去年生日睦月始送他的那件驼色风衣,优雅地和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谈笑风生地走出酒店,优雅地送他们上了那辆停在门前黑色的车,再优雅地目送着车子走远捂着肚子蹲下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今晚可能睡不了觉了。

 

       他的预感当然是对的。那人最后难受得坐了下来,生日礼物就这么被拖在地上,他抱着膝盖缩成一团,看起来哪像个一米八二的男人。叶月阳打着伞,站在原地看了他一会儿,他最终还是不得不走上前扶他站起来,那人还故作镇定,一双碧色眼睛眯起来企图露出他高深莫测的招牌微笑,“呀,阳君?”然后跟他打招呼。

 

       大半夜打不到车,只好走回去,就这么搀了他一路,还不安分,一头白毛直往颈窝里蹭,连拉带扯好不容易才到了宿舍。这时候睦月始一通电话打过来,他更加得寸进尺,仿佛骤然清醒伸手就去抢他的手机,他喝醉了哪能站得稳,踉跄几步就朝自己倒了过来,偏偏身后舞蹈室的门还没关紧,就这样被他扑着摔了进去,要不是门口铺了张地毯,早就全身骨折了。

 

       霜月隼倒毫发无伤,趴在别人胸口上心安理得,嘴上还不依不饶:“始跟你说什么了?”

 

       就是问我接到你了没有,没了,满意吗。叶月阳瞥了他一眼突然就觉得很烦躁,一看手机也滑到了一边,还摔裂了一条缝,更加烦躁,屏幕上显示还在通话中,他眼疾手快地抓过来一下就挂掉了睦月始的电话。

 

       霜月隼不说话了,安静下来盯着他看,一身酒气从他敞开的领口里散发出来。屋子里没开灯,旁边一整面墙的镜子里有他们交叠在一起的模糊的人影还有窗外下得正欢的雨。

 

     “看我干嘛?”

 

     “……”

 

       想他就用自己手机拨回去啊。你敢吗。

 

     “没有。就觉得阳真的长大了呢。”

 

       霜月隼勾起嘴角笑了出来,叶月阳表情僵了僵控制不住地耳根发烫。霜月隼仍趴在他身上不肯起来,他想不出什么好的形容词,就觉得他实在是无聊得登峰造极。黑灯瞎火的房间,两个倒在地上的男人,姑且把酒精当成借口。霜月隼又不是真的冰清玉洁一尘不染,他比他更应该懂。

       但叶月阳今天碰巧格外暴躁,那些荷尔蒙过剩的种种可能他根本懒得去想,他坐起来推开霜月隼,后者身体顿时像被抽去了骨头似地往旁边倒,他好不容易将他扶正,上身又向前倾,一脸欠揍的似笑非笑,头发乱糟糟,脸颊绯红,分不清是真醉得不省人事还是故意跟他过不去。

 

     “你看看你还能有点队长样么?”叶月阳扶住他的肩,给了他两个选择,一请求我把你抱到楼上去然后自己脱衣服睡觉,二把你扔到门口让睦月始回来看看你这副鬼样。霜月隼这回倒是听了,也不乱动了,抬起头看着他,眼神难得清澈,棕色眼线在下眼睑晕成一团。然后清醒了没几秒又倒进前面人怀里,脑袋抵着锁骨,然后开始自顾自嚷嚷:“放弃挣扎吧阳跟我去魔界吧……”

 

       霜月隼比他想象的要轻。这是自然的,几乎不运动,唯一的身体活动就是工作追星,还喜欢赖床,日常生活宛如一个废物死宅,撇开脸和家境不谈的话。就是这样的温凉身体靠在他怀里,他的发梢挂着雨滴,轻轻一动就掉进领口里再也找不到了。

 

       黑暗里手机屏幕突然亮了,是睦月始发的消息,一行句子措辞简短:辛苦你了,阳,他没喝醉吧?我马上回来。

 

       叶月阳愣了愣,迄今为止的发展都还在他的预料之内,但他不知道这股局促感从何而来。他抬了抬手,右手尴尬地悬在空中,不知道是该就这么任由霜月隼靠着还是将他推开,推开是推肩膀还是手臂,控制不好力道那看起来羸弱的肩膀会不会因此受伤,握着手臂将他拉起来他会不会又摔到自己身上。

 

       或者干脆抱着他。

 

       当然是不可能的。

 

       他深吸一口气,但脱口而出的话连自己都难以置信:“……手机你要赔我个新的。”

 

     “……”

 

     “行啊给你张卡密码睦月始生日。”怀里霜月隼语气很认真,很快又不吱声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咬词不清仿佛在说梦话:“……但是你,这么对前辈说话,好么?”

 

       然后霜月隼的手臂环上他的腰,整个身体贴上胸膛。

 

    “硬了呢?”

 

       他笑着,尾音还是撒娇似的拖着,顺势屈起膝盖抵着他两腿之间的那个地方磨蹭。

 

       靠。

 

       叶月阳扳过他的肩膀吻了上去。

 

       他曾一度对处男才会做出的行径很不齿。

 

       那根本不是什么高级的撩拨,无论从那个细节看都糟糕透了。那个地方硬得难受,隔了层布料贴着怀里人的大腿根,他抱着他,拽住他的头发,逼迫那个年长他一岁的,不食人间烟火的霜月隼回应着他,喘息被生生吞下,他甚至开始思考这样的吻是否只是掠夺,他闭上眼睛,舌尖缠上舌尖。

 

       其实没有什么意义。每一个吻结束的时候,那些嘴角盈盈发光的甘霖,唇齿间交换的温度,或是凌乱又热烈的痛感都不过是沉入幻境里模糊的想象,所有值得缅怀的都只属于闭上眼睛的那一刻而已。

 

       最后是霜月隼先和他分开的。他喘着气,脸颊上有干涸的泪痕。

 

    “……隼。”

 

       叶月阳叫了他的名字,只是叫了一声名字,然后就忘记要说什么了。

 

       霜月隼站起来整理好被扯开的衣领,重新穿上那件驼色风衣,他仿佛一眼就看穿了叶月阳的局促,捡起地上那把湿淋淋的伞,说道:“谢谢你送我回来,”还不忘冲他一笑,“今天的阳可~帅~了~呢~”

 

     “……你这么晚去哪?”

 

     “去门口接始。他没带伞。”

 

       还没等叶月阳反应过来他就走了出去。

 

       那股酒劲当然还没过去,霜月隼扶着墙壁走得晃晃悠悠,身后是月光投下了一道狭长的影子。

-

评论(8)
热度(31)
©乙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