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己😗

杂食 始隼|锤基|日狛

「始隼」it came over him at a bad time

睦月始不止一次想扼住那人纤细的脖子。

他总是戴着那个黑色的项圈——那之下的皮肤一样脆弱,温热的血液就涌动在那层透明冰凉的白色里。

他可能会疼,求生欲会将他从那个虚伪的宛若神坛的位置拉下来,他想必从未经历过窒息,意识在濒死的边缘游离,此刻他便是个溺水的人,深色海水包围着他,却是如此平静,船的残骸正漂向更远的地方。

那时候,他终于看到他停下嘴上聒噪的话,眼里的光黯淡在纤长睫毛的阴影下,就像他身后那片一成不变的黑色天幕,星辰的痕迹从未留下。

然后那具气若游丝的身体会倒在他的臂弯里,他伸手将之揽进怀里。

但他当然不曾这样做过,他只是顺着脖颈向上摁住那颗白色的脑袋,然后留下一个吻,只是这样而已。

_
睡前编了个烂俗的段子文笔越来越糟了等空了再好好写吧
但是我家cp天.下.第.一.好.我要向全世界安利他们

评论(10)
热度(70)
©乙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