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拒绝任何始受/隼攻/狛攻
尤其是黑年长/狛日/狛盾

 

phantom.

记个脑洞,灵感来自黑泽明的《梦》。

-

睦月始突然感到视野暗了下去,他掏出怀表,时针正好指向六点。

有云层浮在天空的尽头,凉风吹过的时候,雾里的那座山依旧只露出一个飘渺的影子。

目力所及之处已然归属于他的王国,而那里则是最后一块土地。

年轻的国王把他的骑士遣去山脚的村庄,然后只身向雾的深处走去,带着他的剑和马。

矮小的灌木朝脚边依附过来,马蹄碾过苔藓和泥土, 这里看不到路,松柏的彼方隐匿在漫无边际的绿色里。

剑刃劈开挡在前面的枝条,睦月始收剑的时候指腹下意识地擦过剑柄下端,繁复的镂空雕花记载了他身体里的血脉。

下雨了。

锣鼓和琴声后有清酒的味道,幽远山林的深处是另一片歌舞升平的净土。

月野神社。

那斑驳的匾额上写着。

狐狸的婚礼开始了。

狐狸里有少女,也有男人,他们把新婚的狐狸簇拥在最中央的位置。他们都面容姣好,不老不死。

狐狸会在雨天娶亲,要是被狐狸发现的话,他们会生气的。

睦月始想起了这个传说,但这不属于他的国度。


睦月始反应过来的时候还不算太晚,第一缕血刚好溅到他的脸上。

剑气浮光掠影间带起一阵波澜,他骑着马闯进了这幅百鬼夜行般的画卷里,剑身的血槽留下了狐狸腥甜血液的痕迹,红色染上了洁白的嫁衣。

九条尾巴的狐狸穿着白衣,他终于从神像后面走出来,淡绿的眼睛扫过脚边的尸体。

“我和他们不一样哦,就凭你杀不死我的。”

他笑着,推开了抵在脖子上的剑。

“我来收回我的东西。”

睦月始把剑收回剑鞘,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纤细的白色狐狸摇着九条白色的尾巴,那是天狐的象征。

他轻盈地跃上马背,淡色的嘴唇有樱花的颜色,轻轻吻上国王的嘴角。

国王僵住了,因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内。

“那就如你所愿,陛下?”

那个吻浅尝辄止,白色的狐狸伸出同样白皙纤细的手指盖住了国王的眼睛。


睦月始觉得一阵恍惚,他再次睁开眼,还是那片幽深的绿。

走神了吗。

庆典,神社,白色的狐狸,谁知道呢。

评论(2)
热度(9)
Top

© -乙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