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拒绝任何始受/隼攻/狛攻
尤其是黑年长/狛日/狛盾

 

no more missionaries.

日狛,记一下一个十分钟的脑洞。
2.5ova结局捏造。
新世界程序后的创哥视角,我爱他。

-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预备学科的门口。

本部的制服在预备学科黑压压的学生中实在显眼,当然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叫狛枝凪斗。他被人群推搡着,手里抱着几十罐自动贩卖机的饮料,肩上还背着书包,那样子还真是狼狈。

“今天也很幸运呢。”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我听到他这样说,声音很小但还是被我听到了,不知道是在高兴还是在抱怨。

他白色的头发在我的视野里一闪而过,看起来蓬松柔软。然后我又看到一群本科的学生挤过人群朝他追了上去,笑着嚷嚷着什么。他们关系很好吧,我想。

第二次见到他,我已经不再是日向创了。

那个神经质的女人,江之岛盾子阴谋得逞地打量着我,她背对着电脑的光,表情看起来更加狰狞。屏幕里是无聊至极的绝望影像,我感到一阵阴冷,不只是地下实验室的寒意,还有抵在我脑后冰凉的枪口。

我转身夺过他的枪,我想杀死他,当然那时候我也不知道他是狛枝凪斗,最后他没有死,我也没有。

“区区幸运,我也是有的。”我对他说,不,应该是神座出流对他说。他倒在地上自顾自笑起来,或许这个笑对别人来说只是个疯子恶心的自怜自艾,但那张清秀少年的脸上我只看得阴郁的清冷,或许只是因为那时我是神座出流吧。

当然,我一辈子也无法摆脱神座出流的影子,他在我的身体里,每时每刻。

第三次见到他,很幸运,能以那个仰望着希望之峰学园高耸塔尖的,懦弱自私的日向创的名义。

贾巴沃克岛带着咸味的海风包裹着我,睁开眼便看到了他。

“真好,你醒过来了。”他说。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了他的名字,狛枝凪斗,我一遍又一遍地念着,狛枝凪斗。他很好,温柔又不难相处,即使在后来的日子我同样发现他是个信仰绝对希望的疯子,但他还是会温柔地叫我日向君,还是学级审判里最游刃有余的那个人。

最后他死了,长枪贯穿了他纤细的腰。那些他曾爱着的77期生,超高校级的希望们,包括我,全都背叛了他。

第四次见到他,人类史上最大最恶的绝望事件已接近尾声。

我再次来到实验室,看见了在宛如水晶棺材般的舱室里沉睡的他,这时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在未来机关的掌控之下了,即使这个世界依旧满目疮痍。

于是我再次进入了新世界程序,幸好在这里所有东西都是最开始的样子,他还是那个穿着希望之峰学园制服的少年,在他的梦里。

“我是来接你回家的。”我对他说。然后世界分崩离析,他还是那么幸运,我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了。

这就是我与他全部的事了,他没有什么好留恋的,无论是我,77期生,还是他深爱着的希望。

评论
热度(1)
Top

© -乙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