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拒绝任何始受/隼攻/狛攻
尤其是黑年长/狛日/狛盾

 

「始隼」中央塔0001号事件记录 01

-哨向 

应该是平行时间线的架空国家

-特殊的设定会放在每个章节末尾,基本是哨向同人常见设定,精神体有参考月野帝国,老司机可以无视。

怀疑自己写了假的始隼,不过之后就没什么春的戏份了。而且还写得这么啰嗦废话连篇真的有人看吗。不知不觉咸鱼了好久,tag越来越冷了。

取歪果人的名字好烦啊

--

01.

 

中央区,4街15号,亲王官邸。

 

 

不过是个平静无风的傍晚,京城迎来了三月最后一场晚霞。

 

黑金花大理石的建筑突兀地立在青灰的玻璃楼群里,它朝南而建,遥遥望着两个街区外中央议会白色的塔尖。主城的地价如今已经不是普通人能轻松负担得起的数字,这座在夕阳昏红余晖下依旧熠熠生辉的宫殿却独自占了小半条街。

 

王室禁卫军从下午两点开始就声势浩大地封锁4街至第九大道北延的全部路口,车辆只出不进,连同区域内所有地铁站全部停运,否则在平常这个时间,急着回家的行人和车辆早就挤得水泄不通了。

 

久违的安静格外奢侈,说不出名字的车一辆接着一辆,穿过冷清的街道,朝着那座大理石高墙的方向驶去。车窗紧锁着什么也看不到,只有持枪的警卫和愤愤不平路人的影子越发清晰起来。

黑色的轿车在府邸门下停稳,车尾号牌以大写字母T结尾。

 

大门前的侍卫迟疑了2秒,终于由其中一位拉开后座车门,微微颔首。

 

“走了,春。”

睦月始下车时不得不叫醒昏昏欲睡的向导,弥生春才幡然醒悟般地直起身子。

 

银灰色的金丝雀急不可耐地扑闪着漂亮的翅膀钻了出来,蓝宝石链条随之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差点撞上门前的柱子。

 

“把你的鸟收回去好吗?”始斜斜地向身后瞥了一眼,对方才慢悠悠地跟上来。

 

被嫌弃的金丝雀是弥生春的精神体,爪子和翅膀尖缠绕的链条闪着暗淡的光。

 

“是是是...” 

 他随口答应着,虽然不满始对自己的精神体的称呼,但当着侍卫的面争辩也太丢脸了。

 

他拍了拍那名被同事推上前的畏畏缩缩的侍卫的肩,“怕什么呀?”他笑道。

 

 

 

 

穿过前厅和摆放着历代国王雕像的花园,宴会喧闹的噪音才真实了起来。

 

睦月始向来都不习惯这种社交场合,耳边的噪音仿佛扩大了十倍,仿佛潮水一般涌进他的耳中,出于哨兵的本能他不得不支起精神屏障,再将扎着酒红丝带的请柬随手递给管家。

 

事实上从十六岁觉醒为哨兵之后他就没怎么来过这种场合了。

 

刚觉醒的哨兵和向导没有塔的庇护是活不了几天的,那天的痛苦依旧清晰生动地印在记忆里。

 

家里起初还企图掩藏这件事,睦月家是京城的名门望族,家中的独子送去塔里相当于后继无人,但后来他们还是只能别无选择地将儿子送走。

 

“这边请。”看起来年过七旬的管家没有将请柬拆开,只是微微侧身。

 

 

 

 

受邀参加宴会的无非是些无所事事的王室和上层阶级,富家小姐们巴不得搞点事来充实她们的社交账号里优雅的日常,精明的商人现在还在算计如何借此机会和圈内大佬们套近乎。

 

始此行虽是代表黑塔,但所有人都知道他和睦月家的关系。

 

”后悔了?“弥生春看着眉头紧锁的始,幸灾乐祸地推了推眼镜。

 

“后悔有什么用。”

 

”也是,毕竟战后塔的用处也就剩下和王室喝喝酒了。“

 

照理说这样的宴会应该由总长出席才对,然而昨天一大早月城突然拖着行李箱,笑意盈盈地说自己要去出一个半年的差,于是这个重任就理所应当地落到了他这个情报课课长头上,还有家庭背景加成,实在是无法拒绝。

 

春倒是无所谓,他和始从初中时代就认识了,几乎同一时间觉醒。后来又一同被分到情报课,算是延续了一下缘分。

 

唯一不同的是当他还是b级向导时候,始就已经通过a级哨兵的考核了。

 

”要不要本向导给你疏导?“

 

睦月始将礼帽往下压了压,阴影投下挡住半个挺拔修长的鼻梁,”你先管好自己吧。“他道。

 

始当然明白,即使是有着极强自控能力的s级哨兵,也不能保证完全没有意外发生,说不定下一秒就成了塔底地下实验室关着的疯子,或是一具尸体。

 

 

巨型水晶灯高高地悬在玻璃拱顶下,夜色连同初春的寒气都被隔绝在了头顶。

 

橙花和佛手柑的味道弥漫在酒气里,拼花地砖上摇曳着价值不菲的裙摆。

 

始试图在觥筹交错间寻找宴会主人的身影,他不喜欢噪音,不喜欢酒气和香水,而它们都在明晃晃的灯光里肆意蒸腾着。

 

他认识那位贵族,家里的生意受了他不少照顾。

 

虽然王室掌权的日子早就成了历史,禁卫军已经是最后的余地了,但他们的势力早就渗透到这个国家的方方面面去了。

 

所以这背后固然是等价交换。

 

“睦月家真是后继有人了啊。”那时亲王拍着八岁睦月始的脑袋说着。

 

头发乱了。

 

嘁,反正脱了衣服就是个普通中年猥琐大叔。

 

现下唯一要做的就是把黑塔和家里的礼物亲手交给亲王,再露出一个标准社交微笑说几句寒暄的话,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臃肿富态中年男人的身影却怎么都找不到。

 

 ”你看到他了吗?”他问,虽然是废话。

 

”想多了,反正一时半会儿是结束不了的,你急什么。“春晃着高脚杯里半透明的液体,毫不留情地指出事实。

 

 

乐声从宫殿尽头传来,大概是请来的弦乐团刚开始演奏,宴会的序幕才刚刚拉开。

 

睦月始自进入黑塔以来就再没碰过小提琴这东西了,大部分音乐对于哨兵来说于噪音无异,只会徒增痛苦。

 

他忽然觉得有些热,温度自胸口蔓延至脖颈,正想要伸手松开系得一丝不苟的深蓝色细格纹领带,却发现自己还在正式场合。

 

礼服是去年亲人婚礼时定制的。而这次事发突然,所以只临时选了新的领带和袖扣。

 

”想被你标记的向导估计都从这儿排到白塔了,国王大人。“出发前春诚恳地评价道,当然下一秒就被铁爪功问候了。

 

“...不许叫我国王大人。”

 

”我肯定是除外的,我性冷淡。“后来他还是忍不住补了一句。

 

 

裁剪得体的缎面礼服下是修长的身材,黑色衬衫严谨地系到最上面一颗扣子,领口露出半截白皙的脖子,在那之上是二十二岁年轻精致的脸,不过神情有些严肃就是了。

 

”两位先生,一起跳舞吗。“

温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始转过头,是三四个女孩子。

 

”克莉斯汀娜,贝茨勋爵的女儿。“领头的女孩子扬着染了淡栗色头发的脑袋。

 

”睦月始,黑塔情报课课长,s级哨兵。” 始有些惊讶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女能这么游刃地在这种场合与陌生人交谈,“这位是弥生春,情报课a级哨兵。”

 

“叫我春就好。”

 

“知道,睦月家的少爷。”少女轻笑道。

 

到底是见过世面的,没有因为他们的身份被吓到。

 

之前门口侍卫的反应其实是因为最近屡屡发生的哨兵狂化事件,塔封锁消息不是什么难事,坏的是有一名禁卫军因此被误伤,难免会传开。

 

毕竟战争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已经很少有普通人还害怕哨兵和向导了不是吗。

 

“我们去年见过呢,记得吗?”

 

“是我舅舅的婚礼吧…”

 

陌生人没话找话的交谈让人烦躁,虽然陌生人不应该成为烦躁的借口,他是有修养的哨兵。

 

睦月始揉了揉太阳穴,他不由地循着音乐声朝弦乐团的方向望去,Masquerade,他居然记得这首曲子。

 

只是没有了高昂的合唱,取而代之不急不徐地演奏,再也想象不出原本金碧辉煌万众狂欢的样子。

 

像极了第一次被精神疏导的感觉。

 

”你也发现了吗?”春凑近始的耳朵,从背后拍了拍他。

 

睦月始恍然发现自己的思绪已经不知不觉飘了那么远,要是平时,他是不会允许自己走神的。

 

“什么?”他问。

 

“你跟我过来。”春收起了惯常的微笑,“不好意思,失陪了。”他朝女孩子们抱歉地点点头,然后带着始走出人群。

 

 

“那边,”春倚在垂着酒红丝绒帷幔的柱子边,正好能透过人群看到宫殿角落的弦乐团,“最左边,第一排第二个。”

 

“那男人是个向导。太明显了,刚进来没多久就发现有陌生的精神力场,连屏障都没开。”春顿了顿,“不过后来他收敛一点了,应该是发现我们了,看来他起先是不知道还有别的哨兵向导在场的。”

 

始闭上眼睛,的确有股精神力场萦绕在那人周遭。

 

有点后知后觉了。

 

虽然向导对情绪和精神的感知本来就比哨兵敏感许多。

 

他朝那边望去,是个白色头发的小提琴手,与其他人一样带着半张脸的面具。

 

隔着灯光和人群依旧能看清精致的鼻梁和下颌骨线条,翡翠般的眼睛像是在看自己。

 

发色和瞳色都很少见呢。

 

始愣了愣,将视线转向别处。

 

”不是黑塔的,没在塔里见到过这个人。“始回忆着。

 

“那就是白塔那边的,”春道,“不过他们这次不参加宴会,派个小向导冒充人家拉小提琴的想干什么。”

 

Masquerade终于落下了最后一个音符,所有人都走下了舞台。睦月始紧盯着那个伪装的向导,而对方却将琴放在椅子上,径自朝侧门的方向走去了。

 

“屏障。”

睦月始轻轻地对春命令着。

“别让他发现,我们先跟过去。”

他的手附上了腰间的手枪,透过皮肤传来金属的冰凉温度。

 

那个向导似乎在隐隐绰绰中转过了头,微笑转瞬即逝,

 

绝对是错觉。

tbc.

---

*粘贴自百度,也有部分私设。

哨兵:官比普通人敏锐许多的人,可以说是军事上的一种武器,可以用于拆除炸弹之类的工作。哨兵住在一种叫做塔的建筑物中,并由塔管理。

向导:可以理解为和哨兵配对的一种人。向导拥有平复哨兵情绪的能力。

精神体:哨兵向导精神的具象化,应该是某种更高维度的生物,只有哨兵和向导能够看到和触摸到,对普通人没有任何影响,理论上说可以攻击到哨兵向导。

屏障:精神力形成的一种保护性质的隔膜,能够将哨兵的五感和向导的精神隔离出来,避免受到日常生活中庞大的信息造成的精神负荷。也能用来隐藏精神力场,在屏障中的哨兵向导可以不被发现。

精神力场:精神力所形成的力场,能被感知。每个哨兵和向导都拥有精神力场。



评论(19)
热度(63)
Top

© -乙己- | Powered by LOFTER